善於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

善於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

2021年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關於深入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裁判文書釋法説理的指導意見》正式施行,該意見全面規範了法官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基本原則、基本要求、主要方法、重點案件、範圍情形、配套機制等,旨在進一步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司法,以公正裁判引領社會風尚。

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法治建設,這是全面依法治國的應有之義。近年來,為全面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司法,最高人民法院先後印發《關於在人民法院工作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若干意見》《關於在司法解釋中全面貫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工作規劃(2018—2023)》,強調通過加強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司法,進一步統一裁判標準和裁判尺度,努力讓人民羣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此外,還先後發佈三批“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而此次意見的出台突出了“法官在法律框架內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這一基本定位,要求人民法院在司法裁判中深入闡釋法律法規所體現的國家價值目標、社會價值取向和公民價值準則,為人民羣眾在實施見義勇為、正當防衞以及維護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行為時,在遇到“扶不扶”“勸不勸”“管不管”等法律和道德難題時,亮明立場,辨明方向,讓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温度。

一方面,在法律框架內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有助於引導良好的社會風尚。司法公正對於社會公正具有重要引領作用,而裁判文書是司法裁判的外在展示,反映了案件的全貌,也昭示法律的權威。一份裁判的釋法説理影響不止於個案,對同類案件往往還具有指導價值。在裁判文書中充分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有助於幫助法官准確地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亮明立場,辨明方向,充分反映社會對司法裁判的價值訴求,發揮司法裁判對社會行為的引領功能。另一方面,在法律框架內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有助於矛盾的實質化解。在法律框架內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行充分釋法説理,能夠克服法律冷峻的一面,增添人情味,彰顯人性化,對化解矛盾、止爭息訟發揮着積極的作用。

當然,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並不具有國家強制力,將其融入釋法説理,並不意味着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替代或者優先於法律進行司法裁判。

“融入”不等於直接適用。司法是一項嚴肅、嚴謹的活動,應儘可能以確定的、清晰的法律文件作為裁判依據,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具有高度的抽象性,不同的法官對其內涵認識不一致,導致其在不同的個案運用具有不確定性。法官應當恪守法規,區分“融入”與“適用”的差別,理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法律規則的內在統一關係。為此,意見始終強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導向作用,而非作為直接適用的裁判依據,要求法官在裁判文書中先行釋明法律規定,再結合法律原意,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一步釋法説理,以強調司法裁判的穩定性、權威性和人民羣眾的可接受度。倘若沒有法律文件或者法治精神作為裁判基石,而是隨意適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裁判依據,不僅消解了法治權威,還可能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處於一種隨意解釋的狀態。

正確認識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情形。哪些案件應當強化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此次意見確定了六類重點案件:一是涉及國家利益、重大公共利益,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件;二是涉及疫情防控、搶險救災、英烈保護、見義勇為、正當防衞、緊急避險、助人為樂等,可能引發社會道德評價的案件;三是涉及老年人、婦女、兒童、殘疾人等弱勢羣體以及特殊羣體保護,訴訟各方存在較大爭議且可能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件;四是涉及公序良俗、風俗習慣、權利平等、民族宗教等,訴訟各方存在較大爭議且可能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件;五是涉及新情況、新問題,需要對法律規定、司法政策等進行深入闡釋,引領社會風尚、樹立價值導向的案件;六是其他應當強化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案件。在實踐中,由於具體案情的複雜性和差異性,需要法官進行具體的價值判斷與利益平衡,通過釋法説理,迴應社會關注,滿足法治期待。

精準把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層次。如何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行釋法説理,具體而言,可分為三個層次:一是有裁判依據的,先依法釋明,再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圍繞法律依據闡釋理由;二是民商事案件無規範性法律文件作為裁判直接依據的,除了可以適用習慣以外,法官還應當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指引,以最相類似的法律規定作為裁判依據;三是案件涉及多種價值取向的,法官應當依據立法精神、法律原則、法律規定以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行判斷、權衡和選擇,確定適用於個案的價值取向,並在裁判文書中詳細闡明依據及其理由。

要運用規範的釋法説理方式。為了指引、規範法官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解釋法律,提高法官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能力水平,司法機關還應當運用規範的釋法説理方式,此次意見總結歸納了司法實踐和法學界普遍採用和認同的四種解釋方法,即文義解釋、體系解釋、目的解釋和歷史解釋,針對不同案件情形提供適當的解釋方法,確保同類案件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釋法説理的科學性和統一性。同時,要用“讓人感覺到的方式”來呈現司法公正,還要求裁判文書使用簡潔明快、通俗易懂的語言,講求繁簡得當,豐富修辭論證,準確闡明事理,詳細釋明法理,積極講明情理,力求講究文理,從而提升司法裁判的法律認同、社會認同和情感認同。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